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823章 红衣社团

书名:我有一座恐怖屋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我会修空调 更新时间:2019-11-05 18:42:01

    记忆是一种很难形容的东西,像是永远都不会融化的雪,又像是转瞬即逝的光,渴望抓住的抓不住,希望忘掉的忘不了。

  周图已经被那个梦困扰了很久,他知道自己的与众不同,但是又不敢确信,最终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当中。

  直到这一天他遇到了陈歌。

  这个男人是第一个用肯定周图的人,他做的梦全都是真的,他经历的那一切都不是虚构的,而是烙印在其脑海深处不可磨灭的记忆。

  周图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但同时也让自己陷入了一个危险的漩涡当中,他不知道自己继续跟随陈歌走下去是会粉身碎骨,还是会获得解脱。

  “你想好了吗?”陈歌站在周图身前,又重复了一句。

  “我……”

  “如果你实在拿不定主意,可以看看他。”张炬和王一城突然走了过来,他们一左一右将周图夹在中间:“朱龙,过来吧。”

  走在最后的朱龙状态有些不对,他目光非常奇怪,似乎燃烧着火焰,整个人处于崩溃发狂的边缘。

  “你们对他做了什么?”陈歌看向朱龙的左手,这孩子握着手机那只手青筋暴起。

  “我们在档案室内找到了一遍残缺的新闻报道,有个经常在大学里转悠的快递员在学校里失踪,警方调查数日后,在解剖室的杂物间内发现了已经不成.人形的尸体。”张炬将几张破损严重的报纸递给陈歌:“那具不成.人形的尸体就是他——朱龙。”

  虚构的记忆被击碎,朱龙在看到那张报纸的时候想起了很多东西。

  努力学习,最终成功考入大学只是他的梦,现实冰冷的让人不忍心去看。

  喜欢的女孩品学兼优,考入了最好的医科大学,而他成绩一塌糊涂,甚至连复读的学费都交不起。

  家里一贫如洗,仅有的亲人还的生了重病,身体越来越差。

  命运迎头痛击,但是并没有把这个小伙击跨,他开始学着去照顾别人,自己来撑起这个家。

  找工作的时候,别人觉得他看起来没精神,他理掉了乱糟糟的长头发,别人觉得他的纹身会吓到顾客,他自己拿小刀一点点刮掉了一层皮,他没有被打倒,最终找到了一份属于自己的工作——快递员。

  他很勤奋,很友善,眼里带着倔强,脸上的挂着微笑,他用尽全力活着,靠自己的努力迎来的尊重和物质保障。

  度过了最艰难的一个暑假,他习惯了这份工作,每天工作到很晚,仅有的乐趣就是去接一些往含江医学院派送的单子。

  每次进入校园他心底都带着一丝期盼,他知道那个女孩就在这所学校里,哪怕只是在远处偷偷看对方一眼,他心里也会感到十分的满足,并且可以高兴一整天。

  学校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什么时候才能遇到他也说不准。

  他在脑海里幻想过无数次相遇时的场景,但当那女孩真正出现的时候他才发现,所有的准备和演练都没有任何用处,他紧张到说不出话,像一个被发现了秘密的孩子。

  那天过后,他们互留了联系方式,女孩出乎意料的主动,她喜欢掌控的感觉,而朱龙错以为这是爱慕。

  他的百依百顺换来的是一种精神层面上的摧残,女孩喜欢折磨朱龙,她会时刻提醒朱龙——你什么都不是。

  拼命努力换来的自尊被一点一点踩碎,朱龙成了女孩手中的人偶,更可怕的是朱龙对此毫无察觉。

  他这个一根筋的傻小子,根本不是那个精通解剖和犯罪心理学的女学霸的对手。

  他像一个被拔光了毛的羔羊,赤条条摆在的女人的餐盘上,任由宰割。

  最终这种伤害从精神层面延伸到了肉体层面,直到死亡来临,朱龙才明白过来,可惜一切都晚了。

  鲜血从一道道伤口里流出,朱龙握着粉红色的手机,双眼盯着陈歌手中的报纸。

  他记忆的闸门在反复刺激下,终于被冲开。

  “你们知道人身上的哪一块肉是粉红色的吗?”

  血丝仿佛针线,缝合起皮肤,朱龙一步一步朝着陈歌走来:“伤口快要愈合时的肉最为粉嫩,她喜欢粉色。”

  朱龙的身体开始错位,他的身体有很多针线缝合的痕迹,很难想象他死后遭遇过什么。

  “又一位半身红衣。”陈歌的目光异常平静,在朱龙距离他只剩下两步的时候,他抬起双手,轻轻抱住了朱龙:“我想请你明白一件事,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以什么样的理由,任何伤害你的事情都不应该被允许,就算冠以爱的名字。”

  看着近在咫尺的男孩,陈歌有些心疼,他拍了拍朱龙的肩膀:“我不知道你现在有什么想法,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我们能离开这所学校,我会让你再见那个女孩一面。”

  在朱龙血肉中穿行的血线猛地停顿了一下,朱龙直视陈歌,然后慢慢低下了头:“一言为定。”

  握紧粉色手机,朱龙默默退到陈歌身后。

  朱龙和张炬的外衣仍在不断变红,他们就算不是红衣,也是最顶级的半身红衣,再算上王一城,陈歌此时计算面对普通的红衣也不会太害怕。

  “可以去实验楼了。”陈歌没有再去询问周图,他从对方的眼神中已经得到了答案。

  那孩子看到朱龙的样子后,指甲挖进肉里,他应该也有未了的心愿,只不过他现在连那个心愿是什么都忘记了。

  穿过灌木丛,陈歌带领社团成员们来到实验楼,这是他今夜第二次光临。

  “那个红衣应该还在值班室里,如果遇到他,正好把衣服还给他。”陈歌说话的底气足了很多,他带着学生们停在大楼外面。

  “这栋建筑是那些身体颠倒怪物的巢穴,我们要去的美术社在四楼,等会看完那个房间后,不管周图记忆有没有苏醒,咱们都要立刻撤离。”陈歌率先走到一楼某个房间的窗户旁边:“现在,跟我一起上去吧。”

  几名学生面面相觑,然后就看见陈歌很轻松的爬到了二楼。

  “我就说他肯定是体育老师。”张炬,朱龙和王一城记忆都已经苏醒,对于厉鬼来说爬楼并不算什么,唯有周图面露难色。

9269 3617313 MjAxOC8wNi8xOC8jIyM5MjY5 http://m.clewx.com/book/201806/18/9269_36173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