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94章 我们来自山川和大地,总有一天要回归【三更】

书名:女主,人美路子野!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更新时间:2019-11-05 18:19:01

  楚落在车上大哭了一顿。

  待到情绪平息过后,她拿过那个信封,平静地离开了。

  司笙见她的身影消失,没有离开,而是在沉默须臾后,吁出口气,掏出手机给宋清明去了一通电话。

  这一次,宋清明接了。

  “送她回去了?”宋清明张口就问,俨然料事如神的口吻。

  “嗯。”

  “问吧。”

  宋清明直言道。

  “他除了想趁着最后……”司笙没把话说完,停顿两秒,才字字顿顿地问,“还想做什么?”

  电话里倏然变得安静起来。

  清风徐徐,入耳的声音极轻,如同电话那头的呼吸声。

  半晌,司笙听到宋清明低语,“他想找个地方去死。”

  “他——”

  “如果是你呢?”

  未等司笙出声苛责,宋清明轻轻的一句问话,就将她所有的话都挡了回去。

  如果是你呢?

  你选择安逸地等死,还是去做那些想做却没做的事,去看那些想看却没看过的景,去走那些想走却没走过的路?

  司笙忽然就没了言语。

  她不会等死。

  良久,司笙往后倒在椅背上,“所以,他就这么走了。”

  “嗯。”

  “行吧。”

  司笙视线落到窗外,神情悠远。

  以现在的医疗水平,渐冻症仍是一种无法治愈的疾病,尽管有针对的治疗措施,尽可能延长生存期,但这个期限毕竟是有限的。

  平均寿命2~5年,九成以上活不过5年,极少数可达10年以上。

  对于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来说,两年、五年、十年……都是那么短暂。

  而,一个身体健全、能活蹦乱跳的人,看着自己身体一点点不被掌控,肌肉萎缩、无力、呼吸衰竭……痛苦缓慢而持久,偏偏又无能为力。没有什么比看着自己一点点的死去更让人难过了。

  世事无常,这人世间的事,真是说不明、道不透。

  热爱生命之人,想方设法地活着,却总有飞来横祸;颓废厌世之人,煞费苦心地想死,往往却也难如愿。

  “他真没给楚落留什么话吗?”司笙又问。

  “没有。唯一要说的话……”宋清明说,“他很后悔招惹她。”

  至今,宋清明还记得那天雪夜里,秦凡喝得微醺,走在满是积雪的道路上,一边冲他笑,一边流着泪。

  ——“你说,我好端端的,干嘛招惹人家小姑娘?这不是给人找事儿嘛。”

  ——“司笙说了,缺德的事做多了,会遭报应的。报应我就算了,怎么还报应别人呢?人又没做伤天害理的事。”

  末了,宋清明又说:“他也说,让你知道后,不要往心里去。我们来自大地和山川,最终总要回归的。他要用余生,找一处最称他心的风景,风风光光地离开。”

  *

  司笙挂了宋清明的电话。

  这一天,她开着车,从城南到城北,又从城北到城西,整座城市逛了一圈,直至天黑时,她去秦融家蹭了一顿饭。

  再次回到水云间时,已经临近零点了。

  进门后,闻到饭菜香味,她微怔,开了灯,视线掠过客厅、餐厅,随后在餐桌上见到满桌饭菜。

  已经凉了。

  恍惚间,她想起——今天周五,萧逆会回来。

  在玄关换好鞋,司笙走进客厅,听到侧卧开门的动静。

  抬眼一看,萧逆站在门口,问:“要吃饭吗?”

  “你还没睡?”

  “……嗯。”

  犹豫半晌,萧逆微微点头。

  “还有我。”萧逆肩上倏地冒出个脑袋来,司风眠搭着萧逆的肩膀,眨着眼解释,“你电话打不通,我们怕你出事,又不知道去哪儿找你。”

  言外之意:这么晚没睡,是为了等司笙回来。

  “……”

  萧逆微黑着脸,将把大半重量靠他身上的司风眠挪开。

  “哦,手机没电了。”司笙随口找了个理由敷衍,尔后问,“跟你家里说了?”

  “嗯。”

  司风眠点点头。

  因为司笙在寿宴上大闹司家,章姿和司裳回来后就一直不在状态,司裳回学校上课了,章姿整天魂不守舍的,没有心思管他,他行动方面很自由。

  只需跟家里说一声,就可以在外过夜。

  再者,司尚山本就担心司笙的情况,知道他来这里,支持还来不及呢。

  “一起吃点儿?”

  偏头一看满桌的饭菜,司笙朝二人询问道。

  “好!”

  司风眠不假思索地点头。

  萧逆还有着犹豫,但就停顿两秒,便被司风眠强行按着头同意了。

  “……”

  萧逆不发一言地去热菜。

  司风眠主动给他打下手。

  但——

  随着厨房里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三分钟后,司风眠就被萧逆扔了出来。

  “再踏进厨房一步,打断你的腿。”

  萧逆黑着脸扔下话,一把就将厨房的门关了。

  “……”

  被扔到门口的司风眠,又被关门声拍了一耳朵,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无意瞥见司笙一瞬的笑容,轻咳一声,抬手挠了挠头发。

  司笙随手在茶几上拿了个橘子,掂了掂后往上一抛,又接住,旋即朝他扬扬眉,“过来坐。”

  “诶。”

  司风眠走过去。

  剥开橘子皮,司笙头一歪,问:“又是萧逆买的水果?”

  “嗯。”司风眠坐下,看着茶几上的几样水果,问,“怎么啦?”

  “没什么,永远那几样,烦了。”

  余光往厨房一瞥,司风眠微微前倾,小声问:“那我跟他说说?”

  “行。”

  司笙就等他这句话。

  “不过——”司风眠一顿,又说,“他好像永远在一家店买水果,就我们学校门口的一家。”

  司笙:“……”

  果然疑似跟某水果店有固定合作。

  “我放学后跟他一起去的,”司风眠随口道,“店里有个小孩,四五岁,跟他贼亲。”

  “女孩?”

  “男孩。”

  不知为何,司风眠发现,他回答完后,从司笙眼里看出点儿惋惜的味道。

  毕竟最近跟萧逆相处不错、关系还行,司风眠怕萧逆在司笙这里留下“没有女孩缘”“讨不到媳妇”的形象,决定为萧逆挽尊。

  “自从上学期期末考试后,萧逆在学校人气暴涨,上到高三,下到高一,都知道他。这学期开始第一周,他课桌里的小卡片、零食、情书都是满的。”

  司笙掰开橘子,扔给他一半,颇有趣味地问:“学校小女生塞的?”

  “……也有男生。”司风眠颇为汗颜。

  “……”

  司笙一瓣橘子递到唇边,僵住。

  见司笙眼神愈发古怪,司风眠纳闷几秒,随后恍然惊觉,哭笑不得地解释:“不是,你上次不是参加家长会嘛,就……吸了一波粉。那是他们想托萧逆带给你的,一般都是零食。”

  “那我零食呢?”

  这都开学个把月了,也没见萧逆带零食回家啊。

  更不用说“满课桌”,一包薯片都没见着。

  司风眠:“被他扔了。”

  司笙:“……”

  两人沉默地对视片刻,最终,在某一观点上达成共识,不约而同地开始吐槽起萧逆来。

  三分钟后,“浪费”的标签,被姐弟俩黏在了不知情且认真热菜的萧逆身上。

  以至于萧逆热完菜出来,见到二人意味深长的眼神,不由觉得毛骨悚然。

  ?

  一个两个,在背后编排他?

  *

  整个周末,司风眠都待在水云间。

  萧逆和司风眠在家里来来往往,有时还会因小问题斗上几句嘴,嘻嘻哈哈一闹,又和好如初,倒是给家里添了不少人气。

  转眼到周一。

  萧逆和司风眠自觉坐地铁,叫了司笙起床吃早餐后,就离开了。

  司笙吃过早餐,睡了个回笼觉,直至临近中午,才被电话惊醒。

  电话是楚落打来的。

  “司笙。”

  “嗯?”

  电话里楚落平静的声音,让司笙清醒几分。

  “还在睡?”楚落嗓音里透着笑意。

  “嗯。”

  翻了个身,司笙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又将整个人埋入被子里。

  “我打算走了,现在在机场,想跟你道个别。”

  听语气,洒脱又轻松,似是释然。

  “去哪儿?”

  “不知道……”楚落微微一顿,“我不知道他在哪儿,随便选了个地点。”

  “你想找他?”

  司笙睁开眼。

  “说实话,我不清楚。就觉得空落落的,没什么事可做。”楚落说,“最近事情有点多,也权当散散心了。”

  她没什么朋友,家人也等于没有,一个人待在家里,总如行尸走肉一般。

  索性不如出门走走,蹭蹭外面的人气,给自己找点事做。

  “嗯。”

  司笙没劝她。

  倏然一笑,楚落又道:“对了,你还记得我第一次跟你出门后列的旅行清单吗?我一直安排着,每年都说要走,结果到现在还没走过呢。要不,我就按照这个清单,天南地北地到处走一走,没准……有一天会在哪里遇上他。”

  清单……

  脑海里,倏地闪过一段话——

  “偷了一份清单,打算按照清单地址走一遭。”

  眯了眯眼,司笙又彻底睁眼,望了眼落地窗外的明媚阳光,倏然喊她:“楚落。”

  “嗯?”

  “就按照清单走吧,你可能真的会遇上他。”

  司笙没有说得太直接。

  似是察觉到什么,楚落微微一怔,继而舒了口气,“好。”

  “好运。”

  “你也是,及时行乐,一切顺利。”楚落稍作停顿,手机里传来广播的声音,她说,“我登机了。”

  “嗯。”

  电话挂断。

  三分钟后,不知想到什么的司笙,忽然从床上爬起来。

  找到被扔乱的拖鞋穿上,司笙一手捏着手机,另一手从衣帽架上拿起一件外套,往身上一披,就去洗漱了。

  洗脸和漱口的功夫里,她给凌西泽拨了两通电话,但凌西泽一个都没接。

  在上班?

  想到今日周一,司笙心情一顿烦躁,把手机扔衣兜里,没收拾、整理自己,就这么走进客厅。

  趿拉着拖鞋,她在客厅里站了片刻,左看看、右看看,没新奇玩意儿,更找不到什么事做,加之……因不接电话的凌西泽,司笙皱了皱眉,微微沉下脸,走向玄关。

  没换鞋,直接出门,她溜达到隔壁家的门。

  眼皮往下一垂,司笙盯着密码锁,思考了片刻,终于想起凌西泽的生日,然后默数着数字摁下密码。

  密码锁一响,门顺利开了。

  ——凌西泽是自己不接电话的,她这不算是擅闯民宅。

  如此安慰了自己一句,司笙便果断拉开门,走了进去。

  因为萧逆会在家做饭,司笙一日三餐都按时吃,所以,陈非和鲁管家周五到周一都不在。一般情况,凌西泽工作日都要上班,除非特殊情况,也不会在家。

  可——

  司笙进门后,分明听到浴室里花洒的声音。

  ?

  凌西泽在家?

  也不对。凌西泽淋浴,应该在主卧的浴室才对。

  花洒的声音一停,很快,随着拖鞋落地的吧嗒声,浴室的门被拉开,一抹窈窕纤细的身影走出来。

  “三爷?不是说中午不回——”

  清甜好听的声音,在见到司笙的那一瞬,戛然而止。

  ------题外话------

  就,想要酷酷的人生,和,豁达的心态。

  *

  弱弱的说,还有一更。

  求个月票。

10120 3617311 MjAxOS8wNC8wOC8jIyMxMDEy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4/08/10120_36173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