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301章 牢狱

书名:掌欢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19-11-05 15:16:10

  林腾大步从衙门内走了出来,在骆笙面前站定。

  他依然一副冷肃面孔,眼神却透着温和:“骆姑娘怎么来了?”

  “林大公子,我想见一见尚书大人。”

  林腾扫一眼骆笙手中食盒,略一迟疑点了头:“骆姑娘随我进来吧。”

  “多谢林大公子。”骆笙默默跟上。

  林腾目不斜视往前走,身侧少女的安静令他不由用余光扫了扫。

  少女眉眼镇定,神态从容,从她身上感觉不到一丝突遭大难的惶恐。

  这令林腾有些诧异。

  他在刑部做事,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不少,但遇事能这么冷静的不多见。

  何况还是个女孩子。

  大难临头如此镇定,往往是经历了大风大浪之人,而这样的人大多有了年纪,饱经沧桑。

  可走在他身侧的少女才十几岁,是骆大都督的掌上明珠。

  林腾心中生出几分疑惑,总觉得骆姑娘不该是这样的骆姑娘。

  而这样的骆姑娘,又让他不由生出几分同情。

  林腾开了口:“骆姑娘是为了令尊来找尚书大人吗?”

  骆笙坦然承认:“是。”

  二人间的气氛又陷入了沉默。

  直到快要走到台阶处,男子压低的声音传入骆笙耳中:“我们大人见不得人哭鼻子。”

  多少次,赵大人都以见到苦主掉眼泪难受为由把破案的事一股脑交给他负责。

  虽说赵大人有当甩手着掌柜的嫌疑,但看到女孩子掉眼泪,多少会心软吧。

  骆笙脚步微顿,对林腾笑了笑。

  林腾不由红了耳根。

  他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着在有间酒肆享用过那么多美味,在不违背原则的前提下提醒一句。

  毕竟每次他带堂弟去吃酒,不但半价还有小菜赠送,骆姑娘也没把堂弟如何。

  “大人,我是林腾。”

  “进来。”

  赵尚书正因为骆大都督犯事头疼,一听林腾的声音立刻把人喊进来,然后就发现还有一名少女跟了进来。

  “骆姑娘?”赵尚书险些惊掉了胡子,随即瞪了林腾一眼。

  这混账小子怎么把骆姑娘带来了?

  现在骆大都督还在刑部大牢关着呢,罪名如何、牵连范围都还是未知数,这个时候把骆姑娘带来见他不是添乱嘛!

  林腾抱拳:“大人,属下出门时正好遇到骆姑娘来给您送饭,就带她过来了。”

  送饭?

  要是这样,这小子也不是那么不懂事。

  赵尚书不再吹胡子瞪眼,端正了脸色看向骆笙……手里的食盒。

  真的提着食盒。

  “赵尚书。”骆笙屈膝行礼。

  赵尚书看着垂眸敛目的小姑娘,心里有些不得劲。

  习惯了在有间酒肆听骆姑娘笑盈盈叫他客官,乍然换了场合有些不适应。

  “骆姑娘不必多礼,你是来——”

  安安静静站在面前的少女突然泪如雨落:“我想见我父亲……”

  赵尚书神色僵了僵。

  这,这怎么突然就哭了?

  不是说好给他送饭的?

  是,他当然知道小姑娘跑过来是为了见自己父亲,可上来就哭,让他毫无心理准备啊。

  赵尚书登时觉得脑仁疼,狠狠瞪林腾一眼。

  林腾也是懵的。

  虽然是他主动提醒的,可骆姑娘哭得是不是太快了?

  “骆姑娘,你别哭,哭也没用——”赵尚书干巴巴劝。

  少女眼泪流得更凶了,边哭边把食盒放下,一层层打开取出道道美食。

  赵尚书眼睛直接黏了上去。

  卤牛肉、酱鸭舌这些是常吃的,还看到了没在有间酒肆吃过的芙蓉肉、杏花鸭、银鱼羹……以及各色点心。

  赵尚书暗暗咽了咽口水。

  这么多道菜,得好几百两银子了。

  “父亲突然被带走,府上乱成了一团。那时我在酒肆忙,没能见到父亲的面,所以就过来了……正好要到吃饭的时候,我给赵尚书带了几样小菜,还望赵尚书别嫌弃。”

  “不嫌弃——”赵尚书脱口而出,又后悔得想揪胡子。

  瞎搭什么话,收了人家带来的酒菜,可不就得答应人家的请求了。

  少女眼中含泪,软语相求:“赵尚书让我见一见父亲吧,我不进里面,隔着栅栏看一看就好。”

  赵尚书看看哭鼻子的少女,看看没吃过的芙蓉肉。

  又看一眼哭鼻子的少女,再看一眼没吃过的杏花鸭……

  老尚书一番激烈心里争斗,点了头:“林腾,带骆姑娘去看看骆大都督。”

  “多谢赵尚书。”骆笙福了福身子,随着林腾离去。

  赵尚书登时觉得清净了,看一眼摆满桌子的美食,捋着胡子笑了笑。

  到了他这个年纪,早已明白凡事不可做绝的道理,让小姑娘见见父亲不过是举手之劳,总不可能一个小姑娘还能劫了大牢。

  更何况,他与骆大都督还是有些私交的。

  赵尚书举箸夹了一筷子杏花鸭吃下,神情满足又遗憾。

  有间酒肆的新菜果然不出意料的好吃,只可惜以后能不能开下去就是未知数了。

  放走逆臣独子,最轻了也是杀头抄家的罪名,再严重就要连累整个家族,男丁砍头流放,女眷入贱籍送入教司坊。

  到那时,青杏街上恐怕就没有骆姑娘开的有间酒肆了。

  这般想着,赵尚书默默叹了口气。

  骆笙走到外面,立刻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模样,使得林腾忍不住多看她好几眼。

  骆笙看过来:“林大公子有话要说吗?”

  “呃,没有。”林腾忙否认,严肃的外表下是一颗茫然的心。

  骆姑娘的眼泪来得飞快,去得飞快,是女孩子都这样吗?

  “大人。”看守大牢的狱卒见林腾走来,忙见礼。

  林腾微微点头,带着骆笙走进去。

  一进里面,登时不见了阳光,只有散发着霉味的潮湿阴暗和若有若无的声响。

  突然一只硕大的老鼠窜了出来。

  许是这不见天日的地方养肥了老鼠的胆子,它竟停在二人面前不走了。

  林腾脚下一顿,下意识想起了从某个树洞摸出来的吐着信子的青花蛇。

  好像是从那之后,他就对这些小玩意没什么好感了。

  骆笙并不知道突然跑出来的老鼠勾起了身旁人的心理阴影,见老鼠挡路,抬脚把肥硕的老鼠踢开了。

  林腾:“……”

10247 3617304 MjAxOS8wNS8xOC8jIyMxMDI0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8/10247_36173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