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百零九章这是好东西

书名:农门锦鲤妻:带个傻子去开荒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诸夭之野 更新时间:2019-11-05 08:50:04

  “小白,对不起,这件事上,我没有选择,只能对不住你们了。”

  慕南云的眸子里没有了风流不羁,剩下的,只有痛苦和黑暗。

  曲小白瞧着他,明明知道他说出这样的事实,就是在逼她放弃回去那个世界,但她却对这样的慕南云恨不起来。

  “我已经不打算回去了。杨凌好得了,我自然不胜欣喜,但即便他好不了,我也会一直陪着他走下去。只是,我暂时帮不到你,我身上拥有的那一缕神识,现在还弱得很,它自己都糊涂着,连时空之门的存在都不知道呢。”

  慕南云震惊地看着曲小白,问了一句废话:“你决定了?难道不想回去看看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家人?对了,我一直觉得你的名字很熟悉,在那个世界的时候,似乎听过。”

  曲小白挑了挑眉,她在那个世界的知名度很高。但她并没有说破,只是道:“天下间同名同姓的人很多,你听过这个名字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慕南云,我呢,初初来的时候,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回去,但现在,我有杨凌,我走不掉了。不过你放心,我愿意助你回去,就凭你曾经帮过我。”

  慕南云脸上浮出些羞愧之色,“我那时帮你,也是有目的的。”

  曲小白笑笑:“我知道。不过,我现在原谅你了。”

  慕南云脸上的羞愧之色却愈浓。曲小白挑了挑眉:“怎么?我都说原谅你了,你还不能放下?”

  “不是。”慕南云摇摇头,撇开了脸,“就是一时感慨颇多,小白,谢谢你的体谅。”

  曲小白微微眯眼。慕南云这状态,分明不对。她脑子里忽然想到一件事情,“慕南云!”

  曲小白极少神色这般肃厉,“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为了吕筱筱那一缕灵识,和她做了什么交易?”

  慕南云的身子一震。

  不必回答,曲小白从他的表现,便知道了答案。

  “你和她做了什么交易?关于我的吗?”曲小白眸子眯起,“她想得到杨凌,你和她做的交易,是杨凌对不对?”

  慕南云低垂着眼眸,眸光晦暗不明,这恰恰证明了曲小白的猜测。

  “果然是这样。”曲小白冷然地瞧着他,嘴角抿起,厉声道:“慕南云,你给我记住了,杨凌在我身边,你就有回去的机会。杨凌若不在我身边了,我死也不会让你得逞!”

  慕南云木然地点点头,“我明白。”

  比起吕筱筱,曲小白对他已经够仁慈了。她没有在这件事上勒索他,利用他,她愿意无偿地帮助他,这些,都是吕筱筱那个妖女不会赠予他的。

  慕南云坐直了身体,端端正正地看向曲小白,同她坦诚道:“我现在不敢跟你保证什么,谁让我有所求呢。走一步算一步吧,我尽量不让吕筱筱伤害你。”

  曲小白冷笑出声。

  “慕南云,你和吕筱筱的灵识现在修到了什么样的阶层了?已经可以开启时空之门了吗?”

  曲小白忽然话锋一转。

  慕南云怔了一怔,“没有。并没有修到那一阶层。”

  “那还是赶紧滚回去想办法提高你们灵识的能力吧。少在我这里废话!”

  曲小白站起身来,走过去开了门,一指门外,“给我滚!”

  慕南云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出口,无力地站起身来,朝门外走去。

  经过曲小白的身边,他眸光晦暗地瞧了曲小白一眼,再次张了张嘴巴,但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得出口。

  “你什么都不用说。慕南云,来路还长,慢慢走着瞧。”

  “好。”慕南云艰涩开口,他忽然回头看了一眼坐在软榻上的杨凌,杨凌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曲小白,虽然很木然,但却让人一下就能感觉到他对曲小白的依恋。

  这样一个看上去很弱很无害的傻子,他的手段,慕南云是知道的。若论可怕,他比那个妖女吕筱筱要可怕得多。

  他自然不会因为他意外的失智而看轻了他。这个男人一旦恢复正常,等待他慕南云和吕筱筱的是什么样的下场,可想而知。

  “小白……”慕南云到底还是开口了,“我知道我不配和你做朋友,不过,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我会尽我所能。”

  曲小白撇开脸,既没有推辞,也没有应声,慕南云神色一黯,颓丧地转身,离去。

  屋里,杨凌从软榻上站起来,走到曲小白身边,依偎向她。曲小白握住了他的手,望住他那张倾城却毫无神采的脸,展颜一笑,眸间晦暗艰涩瞬间散去,只余阳光柔和,“夫君,带你去外面走走,还记得那一片鱼腥草吗?咱们这就去把它们都挖回来。”

  “小董,拿上你的工具,咱们这就去挖鱼腥草。”曲小白冲着东厢喊了一句。

  董朗探出头来,“慕南云走了?”

  “走了。鬼头鬼脑的做什么?你不是都看见他离开了吗?赶紧的,跟我开工去。”

  董朗从廊檐的团柱下蹦出来,长舒了一口气,“那家伙终于走了。我实在太讨厌他了。”

  曲小白抽了抽嘴角,“他吃你家米了还是睡你家炕了,至于你这么讨厌他?”

  董朗冷哼了一声。他惦记他家主子的女人了,这个理由够不够?

  但他可没敢把这句说出口,乖乖地把工具拿上,跟着曲小白和杨凌出门。

  秋风正好,门外已经再无一丝被人闹过的痕迹,曲小白挽着杨凌的手,一路絮絮叨叨,“夫君,还记得那天咱们去镇上卖完货回来么?不敢走村子里,就绕了远路回来,就因为绕远,才发现了那么一大片鱼腥草。”

  “可是,你那时真坏,骗得我团团转!明明你那么有本事,还懂医术,却装得什么都不知道很依赖我的样子!占尽我便宜!风水轮流转,现在得报应了吧?”

  “不过呢,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前面这些年头净吃苦了,以后总会好起来的。若不能好起来,我都不答应!”

  “与天斗,其乐无穷!老天让我们受这么多折磨,我一定要给它点颜色看看!”

  董朗:“……”默默地跟在后面,不敢离太近,更不敢插嘴。他主子虽然失智,但此情此景,两人和谐得容不得有第三个人存在。

  他为什么要跟着出来?

  累赘啊。

  农村的人很少有认识药材的,即便是杨大鹏那样的土郎中,也只是手上有几个治疗寻常病症的方子罢了,药材的来源全部来源于药材店的成药,从来都没自己去采过药材,更不认识什么药材本来的样貌。

  所以,这么大一片鱼腥草,竟然完好无损地长到了现在。

  曲小白从董朗的手里要了一把小镐头过去,“这玩意儿是要刨它的根是吧?”不等董朗应声,她一镐头就要往下刨,董朗的喊声远远传过来:“哎,你不要瞎刨啊!如果不会就过来问我。”

  镐头还没落下,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忽然伸出来,握住了她的手。

  “杨凌?”曲小白微微一讶,眼睁睁看着杨凌把她手中的镐头接了过去,弯下腰,仔细地、小心翼翼地挖出了几根鱼腥草根,递给曲小白。

  曲小白怔愣地接过那白色的细根,心跳似一下子停住了,木头桩子似的站在那里,好半晌,忽然就抱住了杨凌跳了起来,“杨凌,你好了,你好了是不是?”

  董朗因为怕打扰他二人,故意躲得有些远,听见动静,一个箭步就冲了上来,“怎么回事?”

  “小董,他知道怎么刨鱼腥草!他是不是好了啊?”

  曲小白满脸的惊喜掩都掩不住,但董朗就没有她那么乐观了。

  他看着默默蹲在地上的杨凌,俯下身去,先是细细观瞧了一下他的眼睛,又摸了摸他的脉,喊了他一声:“主上?我是董朗,你记得我吗?”

  杨凌依旧木然地蹲着,没有了镐头,就用双手轻轻地挖着鱼腥草根周围的土,对董朗的话却没有一点反应。

  曲小白沸腾起来的热血一下子拔凉拔凉的。董朗不敢看她。她绝望的目光太让人心疼。

  半晌,曲小白从恍然中回过神来,小心翼翼问道:“他还是没有好起来,是吗?”她不敢抱有任何期冀,唯怕一点点的期冀都会落空。

  董朗深吸了一口气,安慰她道:“虽然没有立刻好起来,但他记得鱼腥草怎么刨,这就有希望,不是吗?小主母,还记不记得你那些手札里说的,多带他去以前去过的地方,多跟他说以前发生的事情,最好是让他印象深刻的事情。”

  曲小白面色苍白,点点头:“我知道了。赶紧把这些鱼腥草挖了吧。”

  “嗯,今晚可以凉拌一碟子鱼腥草根。这东西是好东西。”董朗引开她的注意力。

  “这东西还能凉拌着吃?”

  “能啊,今晚我给你露一手。”

  “好啊,我等着。杨凌,今晚咱们又有新鲜东西吃了哦。”曲小白苍白瘦削的脸上强抿出一抹笑容,伸手在杨凌脸上抹了一把。

10266 3617269 MjAxOS8wNS8yMy8jIyMxMDI2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3/10266_36172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