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206、她的小脚(2更)

书名:嫡狂之最强医妃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墨十泗 更新时间:2019-11-05 12:15:18

  山风习习,虫鸣阵阵。

  往日里乔越觉得这静谧夜色之中的虫鸣声能让他身心轻松,然今夜他却觉得这一阵阵的虫鸣声很是躁人,任是清凉的山风都拂不去他心里的这股躁动之意。

  因为这股躁动不止是在他的心里,更是在他的血液里。

  身后山泉水里温含玉一次次掬水的声音在静谧的夜里显得异常清晰。

  乔越背对着她站着,他想要全神贯注注意着周遭动静以防有人突然出现,可听着身后温含玉掬水的声音,他总是分神。

  “阿越。”温含玉却在这时唤了他一声,惊得他微微一跳,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他却自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怎么了阮阮?”乔越声音有些沙哑。

  “你不是也还没有洗澡?”温含玉将皂荚往自己手臂上搓,朝四周看了看后自然而然道,“这儿僻静,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有人来了,你也来洗吧。”

  她一边说一边搓洗自己的手臂,面不改色,显然在她眼里,这不过是一件寻常的小事,没有任何不妥。

  乔越却是惊得不浅,连忙道:“我不洗,阮阮洗便好。”

  “不洗?”温含玉微微拧眉,一脸不解,“我都把你的衣裳一块儿带来了,为什么不洗?”

  “……”他不是不洗,而是他不是这会儿洗,“我待会儿再洗。”

  “哦。”温含玉点点头,看乔越站得笔挺的背影,眸中有了然之色,“我知道了,阿越你害羞,那就待会儿我洗好了你再洗吧。”

  “!!?”这是他害羞与否的问题吗!?

  乔越抬手用力揉搓自己突突直跳的颞颥,罢了罢了,与阮阮不能深究这类问题,到头来难堪的只能是他自己。

  温含玉则是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泉水是流动的,同时洗又能有什么影响?

  她想的与乔越想,压根就没在一条线上。

  “阮阮,夜里泉水冰凉,莫洗太久的好。”乔越轻声提醒道,若是受了凉可就不好了。

  温含玉没有应声,乔越却是听到了她踩着泉水走动的声音,显然是洗好了从泉水中走出来的动静。

  乔越的腰背绷得更直,垂在身侧的双手已在不知不觉中紧握成拳。

  山中的夜实在太过安静,静到哪怕是一丁点的声响,他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比如她的脚步声,还比如她穿衣裳的声音。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得她道:“我好了,阿越到你去洗了。”

  乔越这才敢转过身去。

  然他才转过身,却又飞快地转回来。

  温含玉正坐在地上晾自己仍湿漉漉的脚,看乔越转过来又背过去的举动,她皱了皱眉,“阿越你干什么?”

  说着,她抬起手摸摸自己的脑袋以及脸,“难道我洗个身子把自己模样给洗丑了?”

  她摸着没觉到有什么变化啊。

  这么一想,她立刻走到水边,蹲下来借着皎洁的月光从水面上看自己的模样。

  还是挺好看的那个她,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阿越!”温含玉不悦,霍地站起身后当即走到了乔越身后,抓着他胳膊硬生生将他扯着转过身来面对着自己。

  乔越下意识低头往下看,又迅速地抬起头来,神色僵硬,目光更是不知落在何处才是好。

  谁知温含玉却抬起手贴着他的脸颊定住他的脸,让他面对着她,只能看着她,紧拧着眉死死盯着他,极为不悦道:“阿越你在躲我?为什么忽然要躲我?”

  “我不是在躲阮阮,我只是……”乔越尽量不让自己的视线往下瞟。

  “只是什么?”温含玉紧追着问。

  乔越有些难以启齿,阮阮难道不知么?

  “嗯!?”温含玉紧紧抓着他的胳膊。

  “阮阮……”乔越声音更沙哑,“阮阮能否先把鞋袜穿上?”

  “鞋袜?”温含玉不明所以,紧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

  她的确还没有穿鞋袜,但是,这有什么不妥?

  难道是,“我的脚太丑了?”

  “……当然不是。”乔越有些懵。

  “那我没穿鞋袜有什么不对?”她让自己的脚放松放松有什么不对?

  “……”乔越难以解释。

  看来,阮阮当真是不知女子的脚是绝不能露在男人面前这一事。

  温含玉又低头看看自己赤着的双脚,还动了动脚趾,不满意道:“我不穿,要穿你给我穿。”

  “……!?”乔越震惊。

  温含玉却已松开了他的胳膊,就着旁边一块扁平的石头坐下,伸直了腿,晃着自己的脚丫子。

  乔越不敢看,却又忍不住去看,去打量。

  她的脚很娇小,看起来还没有他一个巴掌的长度,白皙细嫩得就像新生的藕,秀美至极。

  乔越的喉结猛地动了一动,而后,慢慢朝她走近,在她面前慢慢蹲了下来,伸出手,轻轻地托起了她的小脚。

  如脂般细腻的触感,如玉般秀美的形,甚至每一个脚趾看起来都灵秀可爱,道为玉足,分毫不为过。

  温含玉微侧着头看乔越,他则是像看什么宝贝似的看她的双足。

  “阿越。”温含玉不明乔越为何能瞧她的双足瞧得如此出神,“我的脚很好看?”

  不然他为何连眼珠子都不动一动?

  这么一想,温含玉欲将自己的脚收回来自己认真瞅瞅,看看有什么好看之处。

  然,乔越五指微扣,握住了她的脚,让她无法收回。

  温含玉正要再收,却见乔越将她的脚捧起,与此同时低下头,在她的脚背上落了轻轻一吻。

  极为温柔。

  温含玉很少因为什么人或是什么事而震惊,但她此刻看着乔越的举动,却是惊得目瞪口呆。

  阿越竟然……竟然亲她的脚背!

  乔越直起腰时并未抬头看震惊的温含玉,而是拿过放在她身旁包袱里干净的布袜来为她穿上,声音低沉又沙哑道:“阮阮日后万莫在他人面前这般脱了鞋袜。”

  “为什么?”温含玉尚未能从震惊中完全回过神来。

  “因为。”乔越将鞋子一并为她套上,“阮阮的脚只能由我看。”

  为温含玉穿好鞋子的同时,他的话音正落,他终是抬起了头来,看向她。

  他墨黑的瞳眸里带着一股绝对的占有之欲。

  这是她在他眼中从来没有看到过的神色。

  这一次,温含玉没有再问他理由,而是如同他以往每一次答应她事情那样,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好。”

  银色的月华仿佛染在了她弯翘的睫毛上,给她本就澄澈的眼眸更添了几分纯净,粉黛未施已然天姿国色,足以令每一个男子怦然心动。

  乔越此刻的心跳正是怦怦直动,他的喉结再一次猛地动了一动。

  温含玉这时忽然低下头,飞快地凑向他的脖子,张嘴就咬上了他那好像在勾她似的喉结。

  她咬得并不轻,在他喉结周围留下了一圈明显的牙印。

  可她还觉得不够。

  于是在她咬的那一圈牙印内扫了一下。

  她这个小小的举动,令乔越刹那化为石雕一般,甚至屏住了呼吸。

  温含玉这才颇为满意地抬起头。

  然就在她抬起头的刹那,本是蹲在地上的乔越倏地半直起身,同时扶着她的肩将她按到了她正坐着的扁平的石头上!

  不给她反应的时间,他的十指已然扣紧她的双手,压在了她脸颊两侧。

  月华完全洒照在她身上,将她清泠干净的眼眸映得愈发明亮。

  乔越能清楚地看到自己在她眸子中的模样。

  温含玉却看不清他的眉眼,因为他正逆着月光。

  她只能感觉得到他急促且又滚烫的鼻息。

  此时此刻,温含玉觉得这不像她认识的乔越。

  此时此刻的他,就像一只蛰伏在黑暗里的豹子,随时都能——吃了她!

  ------题外话------

  啥啥都不能写,写啥都提心吊胆,码得太艰难了!

  这几天都写些轻松愉快的日常如何啊?

10329 3617300 MjAxOS8wNi8yOC8jIyMxMDMy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28/10329_36173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