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70:准备搞事情的女娲

书名:封神之大王今天精分了吗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绯月天歌 更新时间:2019-11-05 09:59:01

  圣人套路深似海啊,连她家的师父父都不能免俗了吗?!

  桃夭内心觉得悲催,犹然生出一种师父父居然也开始诓我的悲愤情绪!

  说好的我是您最贴心的崽儿呢?

  现在连最贴心的崽儿都要拐弯抹角的来诓骗了哇,师父父也忒不真诚了,难道跟我说实话,我还能跟您闹别扭不成?

  桃夭一脸的苍凉,又糟心地看了一眼什么都不知道的天子,忍着内心的沧桑和微微的酸意,努力平心静气地道:“既然这东皇钟对着大王才有反应,那我便将它暂时交给大王带着吧,有了这东皇钟在,大王也能够免去一些不安好心的家伙再对你暗戳戳的下黑手。”

  天子捧着东皇钟一脸错愕,就连王贵人都瞪大了眼睛,十分不舍地看着东皇钟。

  但东皇钟好似能听懂桃夭的话般,竟隐隐散发出了一股雀跃的情绪。

  桃夭看着雀跃的东皇钟,内心更加苍凉了,好歹在师父父的手中一个量劫了,居然还没将它给养熟,这白眼狼的东皇钟!

  ......

  ......

  一十三天上的蜗皇宫被彩色祥云笼罩,云层间还能不时地瞅见有五彩的凤凰拖着长长的凤尾从彩云中飞掠而过。

  圣母殿里,通天教主正端过童子送上来的仙芝香茗,便见一彩衣女子裹着霞光从外面走了进来。

  “通天师兄怎有空来了我这里?”女娲笑意盈盈,带着一阵香风进了殿内,看着通天教主笑道:“我听说师兄最近不是在闭关吗?”

  通天教主淡淡一笑,将手中的玉盏又放了回去,这才轻挑眉峰,看着女娲道:“本来是在闭关的,但我家那不听话的小狐狸崽儿却趁着我闭关的时候偷偷溜出了碧游宫。”说着,似颇为头疼般地叹了一声,寒星般的深邃黑眸仿佛立时染了桃花色,就连道心坚定的女娲也不免一时被晃了一下神。

  “女娲师妹你也知道,那小狐狸崽儿便是为兄的眼珠子,现下又大劫将至,到处都不甚太平。”通天教主揉了揉眉心,一脸的愁色,“我一得知那小崽儿跑了,这不就火急火燎地出关来找了么。”

  女娲当然知道碧游宫中有个被通天教主给宠上天的小霸王,她以前去碧游宫同通天教主论道的时候还见过那只小狐狸,是以也亲眼瞧见过通天教主是如何将那只小狐狸给视作眼珠子心头肉的。

  是以,一听这话,女娲当即就笑着打趣道:“感情通天师兄找慌了神,所以才找到我这里来了呀。”

  通天教主闻言苦笑,但那张俊美的脸庞却越发耀人眼,“不仅你这里,那小崽子能去的地方我都找过了,我想着它同师妹的爱童灵珠子向来玩得好,所以便只能来叨扰问问看,它在不在灵珠子那里了。”

  提到灵珠子,女娲脸上的笑容便僵了一瞬,而后也是一叹,苦笑道:“那师兄可是找错人了,灵珠子在前些日子犯了错,被我罚下界去了。”说着,又幽幽叹了一口气,“说起来,灵珠子在下界转世后,还闹出了一场祸事儿来,不过我倒是听闻,当日灵珠子转世遭难时,下界曾出现了一头九尾白狐。当年巫妖大劫时,青丘的九尾白狐一族的族人都遭了难,只剩下了唯一一只幼狐被师兄给带回了碧游宫,这天地间只怕除了师兄身边的那只,便也就找不到第二只九尾的白狐狸了。”

  通天教主闻言神色一诧,看着女娲不可思议道:“你是说我家的那小崽子跑下界去了?”

  “应当是的。”女娲点点头,“不过那日之后,出现在下界的那头九尾白狐便消失了踪迹。”说着,又疑惑地看着通天教主,纳闷地问道:“但以师兄的手段,想要找到它也不是什么难事才对,为何师兄却寻不到呢?”

  通天教主又露出了苦笑,“还不是因为那小崽子的身上带着天机铃,你也知道我向来宠着它,碧游宫中的藏宝阁也随它进出,里面放着的什么法器都随它把玩,它身上不仅带着天机铃能够遮掩天机和自身的气机,就连当年师尊给我的乾坤罩都被它拿去网鱼了。”

  又是天机铃又是乾坤罩的,不消通天教主再说什么,女娲也明白了他为何遍寻不到小狐狸的踪迹了。

  那天机铃和乾坤罩可是一等一的先天灵宝,前者可以遮掩天机,后者更是能够罩住自己的所有气机,单单只是其中一样的话,圣人推演天机还是能够寻到的,可若两物加在一起,便是圣人都只能束手无策。

  女娲的嘴角微微抽了抽,看着一脸苦恼的通天教主,第一次真心为他觉得糟心。

  “师兄你可真是......”女娲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的看着苦恼中的通天教主,好半晌才无奈道:“也忒惯着那小家伙了。”

  可不是太惯着了么!

  再是喜爱的徒弟,给一件先天法宝便已经算是天大的宠爱了,结果呢?那小狐狸身上不仅有两件,甚至还能随意出入碧游宫的藏宝阁,藏宝阁里面的法宝更是想拿便拿。

  就算是新生的崽儿也没有这么养的啊!

  通天教主苦笑连连,大有一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头疼。

  估摸是难得见到桀骜不驯的上清通天这般的愁苦,女娲忍不住低低一声,安慰道:“那小狐狸虽然顽劣了些,但好在身上护身的法宝却是不少,师兄也不必太担心它的安危。只不过倒让师兄白跑了一趟我这里,师兄不若去下界找找看吧,既然它在下界现身过,那么说不定如今依然还在下界。”

  “说起下界......”通天教主神色一敛,目光往圣母殿四周扫了一圈,而后正色道:“我也不是没去找过,不过却是没找到地儿,但是...我在数日前去了一趟朝歌,却碰巧见到了师妹身边的那位小童子。”话音顿了顿,又问道:“怎么今日没见着?那小童子是还没回来吗?”

  女娲闻言神色一凝,她身边的确少了一个女童,但她却不知道跑去了下界。

  “师兄在下界的朝歌瞧见的?”女娲皱眉问道。

  通天教主点点头,“我只是路过那里,也就在云头上远远瞥了一眼,不过想着你的另一个道场就在下界的黎山,想着或许是她受了你命守在黎山了。只不过......”话锋一转,通天教主直直地看着女娲,又道:“同她一起的似乎还有旁的什么人。”

  女娲仔细瞅着他,不动声色地问道:“旁的什么人?”

  通天教主一笑,没有回答这个,只是问道:“师妹同西方那两个的关系很好吗?”

  女娲心中一沉,按理说她同通天教主认识了也无数年了,虽然不是很了解前者,却也知道上清通天不是一个喜欢去关注别的事情的人,所以今日被他这么一问,女娲的心里就渐渐留了心。

  “通天师兄想要说什么?”女娲淡淡一笑,“你我同为师门,又有什么不能明说的。”

  通天教主朗声笑了笑,这才点点头道:“好吧,我还是不同女娲师妹打机锋了,其实吧,我的确是专程去朝歌的,你也知道封神一事儿,我截教被迫站在了殷商这一方,虽然我不大愿意,但既然已经这样了,怎么也要去看看是吧。”

  真话假话的混在一起说,倒是比净说谎话或真话更让人相信。

  女娲眼中的笑意真实了几分,还不忘提醒道:“封神这事儿我知道,不过我却也知道,圣人可是不许插手的呀。”

  “我就去看看,可没想要插手。”通天教主摇摇头。

  这话女娲倒是相信,上清通天这人虽然桀骜不驯,可是却最是讲究,说是不会插手便真的不会插手,但前提是别去触碰他的逆鳞,否则这人便会任你是谁,就算是天他都会去捅个窟窿。如今封神才刚开始,没谁会真去惹毛他,所以他也不至于不顾身份的跑去插手了。

  女娲含笑不语,通天教主又道:“我去朝歌瞧了一眼,别的倒是没瞧出来,倒是瞧见了殷商气运被人给擅自下了黑色。”

  女娲眉心一拧,通天教主深深地看着她,“师妹也别见怪,起初我可是以为是你下的手,毕竟你同那商天子还有过过节。”

  这下女娲不淡定了,俏脸一沉,道:“师兄这是什么话,那商天子虽然荒淫,但我再大的怒气也不会去动殷商气运。”话落,见通天教主看着自己不语,便知道自己这话并不能让人相信,又道:“不瞒师兄,我的确是恼火那昏君,也派人去了昏君身边,不过擅动王朝气运这种事儿,师妹我却是做不出来的。”

  “那为何你的童子会在下界截杀商天子的大将军,甚至身边还跟着西方那边的人?”通天教主笑问。

  一听这话,女娲当即一惊,倏地起身:“这怎么可能?”

  “为何不能?”通天教主笑吟吟地瞅着她,“那可是我亲眼所见,若是师妹不相信,不妨推算一下你那不见了的小童子如今身在何方。”

  女娲脸色难看,看着通天教主半晌才说了实话:“不瞒师兄,自彩云不见之后,我不是没有寻过,却怎么也推算不出她在哪里。”

  通天教主笑眯眯地道:“连你都推算不出来,除非那小童子身上也有天机铃护着,不过你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儿,那么就奇怪了,圣人都无法推算出来,这是为什么?”

  女娲被这话给噎了一下,其实不用他说,她自己的心里早就有了一些猜想,如今被通天教主这么当面问出来,女娲在噎了半晌之后,气馁道:“还能为什么,只能是也有圣人出手帮忙遮掩了。”

  “看来师妹的心里早就有了猜测啊。”通天教主似笑非笑,“只是师妹并不清楚究竟是哪位圣人帮忙出手遮掩而已,如今师妹知晓了,不知你要如何?”

  女娲怔了怔,看着似笑非笑的通天教主,她极快地思忖了一圈,方才缓缓问道:“应当是师兄想要如何吧?”

  通天教主瞅着她笑出了声儿,“我不想如何,只是想提醒师妹,封神本是三清的事情,女娲师妹又何必插手进来呢,何况从殷商气运被擅动来看,这背后想要搞事情的可是另有其人,而且这人暗地搞事情不说,却还不敢正大光明的去搞,非得拉着师妹你一起蹚进去,这可是让师妹你无端的背了黑锅啊。”

  女娲沉默不语。

  通天教主继续道:“你我同为师门,一切事情还好说,但西方的那两个,为了圣位却另立教门,就这样的东西,师妹真愿意同他们扯上关系?”

  “当然不能!”女娲一口否决,就算她再恼火商王荒淫,可也绝对不想同西方的那两人扯上一丁点儿的关系,自那二人另立教门之后,那二人跟他们另外的几个天道圣人就不算道祖门下的弟子了,虽然道祖不曾说过什么,可明显也是将他二人相对于逐出了门下,她若还同那二人扯上关系,别说师门不喜,就是天下其他的修道之人也会对自己有看法。

  通天教主见女娲一张脸上神色不停的变幻,便知道自己今日的目的达到了。

  他笑吟吟地起身,意味深长地看着她,道:“女娲师妹仔细琢磨着吧,咱们同为师门,不管你是想要灭商还是助商,那都是我们自己的事儿,可若是平白的被他俩给拉扯了,这就是有些不值当了。而且......”语气悠悠:“我去朝歌所见,那商天子倒不像是个荒淫昏庸之人,那日女娲宫中发生的事情,师妹只怕要再仔细查查看,毕竟连殷商气运都有人敢动,甚至连你身边的小童子也能拉拢过去,那让一个凡人天子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何况我还听说,那日女娲宫事发时,师妹你可是不在当场呢。”

  说完这一番话,通天教主也不看女娲有什么反应,施施然地告辞离开了蜗皇宫,独留女娲一人坐在殿内,神色难辨。

  天道圣人就没有一个是好脾气的,连唯一的女圣人也同样如此,被人当枪使又暗地里泼污水这种事儿,但凡有些气性的,那绝对是会立刻打上门去的。

  不过女娲却没有打去西方灵山,而是在圣母殿内碎了一地的茶盏之后,方才缓了缓气性,一脸端正地出门准备将事情给搞回去。

10344 3617284 MjAxOS8wNy8wMi8jIyMxMDM0NA== http://m.clewx.com/book/201907/02/10344_36172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