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一十二章 赵府寿宴(一)

书名:猛卒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高月 更新时间:2019-10-07 07:15:27

  次日一早,郭宋去了最后一户阵亡士兵家中,这是一名年轻的士兵,还没有成婚,父母和兄长住在长安城外,务农为生。

  这名士兵也是幸运的,他是在龟兹和吐谷浑军队作战中阵亡,骨殖被带回了长安,交给他父母兄嫂。

  两个老人在屋里抱头痛哭,但兄嫂在短暂的难过后,却忍不住喜笑颜开,五百两银子对他们是一笔难以想象的财富,他们要十年不吃不喝才能攒下这笔钱,现在这笔钱可以让他们还清所有的债务,还能买下上百亩农田,使他们再也不用承受佃农之苦。

  郭宋这几天尝尽了人生百态,对阵亡将士家属的悲喜交集他也见怪不怪了,毕竟这个时代人命轻于鸿毛,死亡却是常态,一匹布、一件敛衣,一副棺材就是一名士兵阵亡的抚恤,而五百两银子对于绝大多数百姓都是一笔庞大的财富,让阵亡将士的家人怎么能不在万分悲痛的同时又欢喜无限。

  尽管郭宋付出了天价的抚恤金,但他并不后悔,至少无愧于自己的良心,无愧于二百多名阵亡将士的牺牲,至少他还收获了七十五名将士的忠心。

  回到京城,郭宋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澡,又去东市多宝阁内买下了一对白玉寿桃,写一封贺贴,派一名士兵给赵府送去。

  送贺礼是有讲究的,小户人家讲究人和贺礼一起来,而官宦人家或者豪门则是先把礼送到,贺寿当天,客人就不用大包小包地拎着贺礼上门了。

  也有不少大户人家是客人上门时带一份礼单,然后有司仪会高声宣读贺礼,贺礼送得多,主人欢喜,客人也会洋洋自得,倍有面子,贺礼送得少,主人不高兴,客人也暗自惭愧,这种情况一般会在乡绅或者商人大户中出现,权贵豪门并不太看重贺礼,多少会给客人留几分面子。

  赵家在关陇贵族中属于中间阶层,这也和他们祖先赵贵的大将身份有关,他们没有西魏皇室元家高贵的血统,也没有独孤氏、窦氏、长孙氏与大唐皇族李氏代代联姻的关系。

  从一开始起点不高,赵家在关陇贵族中便一直处于一种不上不下的尴尬位子,随着大唐立国已过百年,尤其武则天严厉打击关陇贵族,并迁都洛阳后,关陇贵族在大唐的地位渐渐衰落了。

  直到安史之乱爆发,关陇贵族才重新在军队中找回了地位,又重新开始崛起。

  赵氏家主赵关山在太上皇李隆基的夺门之变中立下大功,被李隆基封为左监门卫大将军,这个位子他一坐就是十几年,他儿子赵腾蛟也在河西表现优异,被破格提拔为甘州都督,赵家复兴有望。

  所以今年适逢赵关山六十大寿,赵家便想借这次机会风风光光办一次大寿,再次提高赵家的地位。

  赵府位于太平坊,是一座占地八十亩的巨宅,一大早,赵府便张灯结彩,摆出长长的桌子,准备迎接贵客。

  数十名赵家子弟开始忙碌起来,赵府大门颇为宽敞,他们又向左邻右舍借了空地,用来给客人停车。

  上百名请来的歌姬舞姬也在府内进行彩排,厨房内也热闹异常,几家最有名的酒楼请来的主厨在比拼厨艺。

  连西市的眉寿酒铺也受了影响,赵家特地订了一千瓶眉寿小瓶酒,他们送出了五百张请柬,按照每家坐一张小桌子算,每张桌子摆两瓶酒。

  寿堂设在中庭主堂内,墙上挂了一个巨大的寿字,桌案上摆着寿桃、白果、芝麻等等吉利之物,两边还有两根大大的寿烛。

  寿堂内摆了三十张独坐小席,这里都是地位崇高的朝廷高官所坐,上面有名字,比如右首第一个位子便是监国鲁王殿下,接下来是相国元载等等。

  而大部分坐席都安排在中庭院子和东西两个大院内,搭建了几座大棚。

  但也并不是所有的客人能都享受单独坐席,还很有不少联席,一个回字型的桌子四周至少可以坐十人,居然是聚坐在一起,但酒菜却是严格的分餐。

  尽管酒宴是傍晚才开始,但从中午开始,便有不少客人陆陆续续来了。

  一辆辆豪华马车停在府门前宽敞的空地上,不断有客人谈笑风生出现在大门处。

  这并不是客人们性急,而是一种传统,在自古以来的寿席、婚宴以及各种请客吃饭,在某种程度上其实就是一种社交平台,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头百姓,都会很珍惜这种机会。

  有人想攀附权贵,有人想做成生意,也有人想官场某位,还有很多人是想给儿女寻找合适的姻缘,就算什么想法都没有,也会想着自己有一根新买的簪子,戴出来炫耀一番,或者自己做了一套名贵的服饰,穿出来压倒其他女人的气场。

  所以在前来赴宴的客人中,男人都穿得大同小异,头戴纱帽,身穿襕衫,腰束革带,区别也只是在各自襕衫的颜色,或者腰间革带上挂的各种小玩意。

  但女人就不一样了,她们竭尽所能来装扮自己,从发型、头饰、胭脂、衣着,甚至仪态,赵府大门前一片粉白黛绿,这大都是年轻的小娘子,个个打扮得清丽脱俗,楚楚动人。

  对于稍微年长的贵妇,则打扮得浮翠流丹,丰容靓饰,光是满头的名贵珠翠就十分夺人眼球。

  就连一些年老的贵妇也是打扮得风鬟雾鬓,雍容华贵。

  下午时分,郭宋也骑马来到赵府,他今天换了一声浅蓝色襕衫,头戴纱帽,腰束革带,虽然脸上略显得黑瘦一点,但他身材高大挺拔,更显得他器宇轩昂,英姿过人。

  郭宋今天骑的是黑金刚,一般在京城活动,他大部分时间都会骑稍微普通一点的黑金刚,他的火龙王太引人瞩目,会引来一些居心不良者的窥视。

  郭宋来到赵府门前,一名赵氏子弟上前拱手道:“公子可是来参加寿宴?”

  郭宋点点头,“赵都督给我送的请柬!”

  “原来如此,马匹给我,公子请去登记一下。”

  郭宋翻身下马,将马匹递给赵氏子弟,对方给了他一块小铜牌,“这是取马的凭据,公子收好!”

  一般这种小牌子都给随从,只是郭宋没有随从,那牌子只能给他本人了。

  郭宋接过牌子随手揣进怀中,快步来到大门前,大门口站着十几人,估计是几家熟人相遇,几个男子相谈甚欢,几个女人也聚在一起,一边眉飞色舞谈论着什么,却一边暗自打量对方的服饰。

  旁边却站着几名身穿半袖罗裙的少女,头梳望月环髻,正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当郭宋走过来时,几名少女的目光立刻被吸引了过去。

  唐朝以高胖为美,男子尊崇高大健壮,女子则偏向丰满,虽然唐朝男子身高普遍在一米七五以上,但身高一米九的郭宋出现,还是显得格外卓尔不凡。

  郭宋把手中请柬递给了负责接待的赵氏子弟,几名赵氏子弟都吃了一惊,他们还以为郭宋是跟随父母同来,没想到人家就是正客。

  赵腾蛟的二叔赵云海连忙上前拱手行礼,“失礼了,正好腾蛟陪几个客人进去了,公子先签到,然后我马上派人去找他。”

  一般而言,谁发的请柬就由谁来接待,主要怕不了解情况怠慢了贵客,在豪门权贵人家,这种礼仪是很注重的,唯恐稍有怠慢,会得罪人。

  郭宋笑道:“不用麻烦他了,我自己进去就行了。”

  正好赵腾蛟在接待几个重要的军方高官,还真不一定能抽身出来,既然对方这样说,赵云海也顺水推舟道:“公子先签个到吧!”

  郭宋提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赵云海又指指旁边的空白处,“公子可有什么爵位、勋官之类?或者在朝廷担任什么职务?”

  郭宋想了想,提笔写下了‘灵武县侯’四个字。

  赵云海微微一怔,县侯可是从三品高爵,虽然不能和从三品高官相比,但也是一般人难以企及的高度,一般只有远房皇族、外戚、或者功勋权贵的嫡子,才会有这么高的爵位,眼前这个年轻也就二十出头吧!他莫非是某个权贵的子女?

  ‘郭宋’?这个名字隐隐有点耳熟,赵云海猛然醒悟,莫非是郭子仪的子侄?

  “冒昧的问一下,郭公子和郭老令公是什么关系?”

  郭宋淡淡一笑,“他是我长辈!”

  赵云海更加坚信郭宋是郭子仪的孙子了,他连忙招呼一名子弟,“老七,你带郭公子进去,给他找个地方休息!”

  一名年轻子弟点点头,上前对郭宋笑道:“郭公子请随我来?”

  “麻烦了!”

  郭宋跟随年轻子弟进了赵府,赵云海沉吟一下,又忽然自言自语道:“不对!”

  他刚刚才想起,给郭家只有一份请柬,不可能单独请郭子仪的孙子,这是比较无礼的举动,这个郭宋应该不是郭子仪孙子。

  那他又会是谁家子弟?

10373 3610439 MjAxOS8wNy8xMi8jIyMxMDM3Mw== http://m.clewx.com/book/201907/12/10373_36104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