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七十一章 奋勇抢地

书名:猛卒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高月 更新时间:2019-11-05 17:16:06

  天色还没有大亮,九原县北城的空地里已聚集了上万名百姓,他们在激动中等待,人们窃窃私语,都在谈论着今天抽签大会,谈论着城北的土地。

  丰州官衙内,郭宋神情十分严峻,就在刚才,参与编号的文吏张襄紧急汇报,他发现连续出现三张同样编号的抽签。

  县令谢长治立刻叫停了抽签,紧急向在场的薛长寿汇报了此事。

  产生这种情况一般只有两个原因,要么是抄写编号时失误,出现重复抄写,毕竟是七个人同时抄写编号,有可能是一批编号被两个人各自抄了一遍,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里面藏有猫腻,有部分位置好的土地被内定了。

  这也是郭宋决不能容忍的,薛长寿叹口气对郭宋道:“刚才又一次复查,发现编号比较混乱,重复出现的编号不止三张,要不今天取消吧!我们重新编号。”

  郭宋摇了摇头,“这种言而无信的事情最好不要做,第一次就出现不守信的情况,以后谁还会相信我们?”

  “可是,重新整理抽签至少要一两天时间,还要去现场一个个核对,今天确实来不及。”

  “那就不要抽签了!”

  郭宋转身对薛长寿道:“换另一种方式,更直接,更公平。”

  “使君有什么好的办法?”

  “办法当然有,也保证公平。”

  郭宋随即对谢长治道:“把百姓们都领到地头上去,告诉他们,土地分配改在地头上举行。”

  “遵令!”

  谢长治行一礼,匆匆去了。

  ........

  天光已经大亮,北城外紧靠新田的旷野里站满了百姓,一个新的规则在百姓们中间迅速传播,官方取消了抽签,允许百姓们去选择自己喜欢的土地,以地块上的木桩为准。

  每户人家出一人,信号响起时同时奔跑抢地。

  贺小闷心中十分激动,他终于有机会去抢那块自己喜欢的土地了。

  父亲贺除夕反复叮嘱儿子道:“那块地在十几里外,在地里跑太慢了,沿着官道跑平坦一点,它就在紧靠主渠处,旁边一棵大柳树,你还记得吧!”

  贺小闷连连点头,他已憋足了劲,一名骑兵飞奔大喊道:“大家都在绳子前站好,要开跑了!”

  贺除夕拍拍儿子肩膀,“去吧!那块地没抢到,旁边的也可以,但记住要抢红桩。”

  贺小闷来到白线前,士兵用石灰画了长长一条白线,他紧靠官道而站,官道白线前已挤满了人,大家都知道沿着官道跑要更快一点。

  很多人还在不停地抱怨,怀疑有人得到内幕消息已经先一步去抢地了,就在这时,鼓声骤然敲响,数千人汹涌奔出,撒腿在旷野里狂奔,很多人抢先占住了靠县城最近的土地,更多人是向土地深处奔去.......

  贺小闷一路狂奔,他的鞋跑掉了,顾不得穿鞋,将鞋捏在手上,撒开脚丫子奔跑。

  不断有人冲进地里,土地里有人跑得更快,跑在他前面,贺小闷只觉自己腿要跑断了,就在这时,他忽然看见前方的主河渠,他一掉头向右手方向奔去。

  数里外,他依稀看见了那棵大柳树,这时,他心中忽然一沉,只见有两名男子从南面奔来,也是冲向那棵大柳树,几乎是和他一样距离。

  贺小闷焦急得大叫起来,脚底被木茬子戳了个洞,血肉模糊,他忽然一脚踩空,摔倒在地上,他挣扎着爬起身,跌跌撞撞向那块地奔去,另外两人也几乎到了土地边缘。

  贺小闷竭尽全力冲进了土地内,终于看见红色木桩子,在阳光下格外醒目。

  “那是我的!”另外两人也大喊起来。

  贺小闷双眼已经模糊了,他再一次摔倒,却连滚带爬扑过去,一下子把木桩子死死压在自己身下,他咧了咧嘴,声音嘶哑地哭泣起来.......

  另外两人都晚了一步,没有抢到这块最好的土地,皆大失所望,只得去占掉旁边的两块土地。

  整个原野里都在上演着类似的悲喜剧,抢到自己心仪的土地,高兴得手舞足蹈,来晚一步,自己想要的土地被人抢走,则顿足捶胸,懊恼万分。

  中午时分,抢到土地的农民开始陆陆续续返回起跑点,每人手中都抱着一根木桩,有人兴高采烈,有人却无精打采。

  贺除夕眼都望穿了,才终于看见儿子一瘸一拐地回来了,他急忙迎上去问道:“怎么样?”

  贺小闷点点头,嘶哑着声音道:“抢到了!”

  贺除夕高兴得大叫一声,一把抱住儿子,儿子太能干了,居然把他们最喜欢的一块土地抢到了,贺除夕真想对几名抱怨不公的人大吼一声,‘谁说不公平了!’

  这时,他才忽然发现儿子裤子上全是血,他心中一惊,连忙问道:“脚是怎么回事?”

  “踩到一根木茬子,被刺伤了,现在不碍事了,血已经止住了。”

  贺除夕抬起儿子的脚看了看,只见血肉模糊,伤得很重,他连连摇头,“不行!你赶紧坐下,我去登记土地,让你婆姨去找医师,要上药才行。”

  他把儿媳叫上来,让她去找医师,他刚才看见有一名军医的。

  贺小闷妻子见丈夫伤势较重,也吓了一跳,慌慌张张跑去找医师了。

  贺除夕则拿着木桩子去登记土地。

  官府已经摆下了长长一排桌子,十几名官员正在有条不紊地给农民登记,桌前排出了长长的队伍,每个人手中抱着木桩,还拿着一块铜牌,铜牌相当于是他们户口簿,每户都有一块这样的铜牌。

  贺家也不例外,贺除夕手握铜牌,抱着木桩缓缓向前走。

  旁边有人忽然问道:“老贺,你们家抢到哪一块地?”

  问他的人是河滨县同乡,现在又是住在一个村,叫做夏老槐,贺除夕挠挠头笑道:“在第一总渠南面,紧靠着总渠,距离官道约两里。”

  “那一带位置不错,离咱们村比较近,水源不愁,是一块宝地,我家运气差了一点,看中的土地被人抢走了,只好去第一总渠的北面寻了块地,可总觉得差点什么?”

  贺除夕安慰他道:“其实说句话老实话,丰州的土地都差不多,都很肥沃,又不是靠天吃饭,等支渠一挖,水源都充足,我靠总渠选地,主要是考虑以后用船方便。”

  “说得也对,用船的话,渠北渠南都一样。”夏老槐心中平衡了。

  其实贺除夕只是在安慰同乡,靠不靠总渠太重要了,因为水需要通过水车从河里抽出来,别人抽水,水肯定要从贺除夕家田边流过,等于是先帮他家打水灌溉了,他们家就省了很多力。

  靠总渠还有很多好处,再比如晚上看田甚至不用搭茅草屋,驾一条乌篷船,直接住在船上就行了。

  贺除夕心中着实得意,但脸上却不敢表露出来。

  “下一个!”

  官员喊了一声,贺除夕才发现轮到自己了。

  他连忙上前把牌子递上。

  “老丈家是下白村,姓贺?”官员确认道。

  “正是!小人贺除夕,儿子贺小闷,儿媳韩氏,一家六口人。”

  官员点点头,“按照规定,你们家最多能得到一顷半的土地,另外还有十亩菜地,没错吧!”

  “没错!我们拔到的就是红桩子。”

  官员取过红桩子,按照上的编号,找到了土地登记簿上相应的地块,把他们家的户籍情况登了上去。

  “你核对一下,没错的话,在后面按一个指印,然后就可以了。”

  贺除夕只认识自己和儿子的名字,他确认名字没错,又拿着木桩子和登记簿上的编号仔细核对,丁一百七十五号地块。

  “没错!”贺除夕点点头。

  “没错的话就按个手印吧!”

  贺除夕将自己的大拇指涂满朱泥,重重摁在登记簿上,他一颗高悬的心落地了,他们家终于有一大片土地,从曾高祖时候开始他们就是佃农,自己家的土地从来不超过十亩,到他儿子这一辈,他们贺家终于翻身了。

  “爹爹,好了吗?”贺小闷一瘸一拐走上来问道。

  “已经登记好了,你脚怎么样?”

  “医师说问题不大,休息三天,结痂后就能下地走了,只是暂时不能碰水。”

  贺除夕心中豪气万丈,他拍拍胸脯道:“那你就在家休息,明天我来负责挖沟渠。”

10373 3617307 MjAxOS8wNy8xMi8jIyMxMDM3Mw== http://m.clewx.com/book/201907/12/10373_36173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