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六五章 芳心纵火

书名:柳氏有贵女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天庭女官 更新时间:2019-11-05 09:09:10

  再次睁眼的时候,宴心看到了一直在自己身边守着的靖儿正在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见她醒来,靖儿立马又凑近了些。

  看到靖儿的神情,宴心不由放心多了,还好……她没就这么睡过去。

  “小姐,你还好吧。”

  靖儿见她身子有些起伏,赶紧按住她道:“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别急着起来。”

  其实宴心没想着要起来,只是试试能不能感受到腰间的疼,好确保自己还能活动。

  躺了这么久,她虽然不知道自己的伤口是什么处理的,但是好歹稳定住了,那样的力道和痛感,估计会被用丝线缝起来吧。

  想想就可怕!

  “深夜……才深夜,我还以为我醒不过来了呢。”

  宴心舒了口气,看来她昏迷的时间也不算久,不过仔细想想,以前她受过的苦比这还有难得多了去了,也没见自己这样害怕啊,现在究竟是怎么了?

  “小姐你可别这么说,这件事已经惊动了老爷了,老爷立即就把澜州城所有的出口都封闭了,还吩咐下去一定要把那些人抓住呢。”

  靖儿从不会替父亲说什么好话,如此看来这件事的严重程度已经惊动了他了。

  可目前看来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等着她思考。

  “你说路芒为什么要救我呢?”

  “是路姑娘救了你?”

  靖儿也是一愣,重复了一遍。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么一个文文弱弱的姑娘,会能帮主小姐抵挡那样的人。这么看来,小姐说的是真的没错了,路芒就不是简单的人。

  “不对!我忘了一件事!”

  靖儿像是记起了什么,一下弹了起来。

  宴心还没来得及问她发生了什么呢,这丫头就慌慌忙忙的跑出去了。

  难道是知道自己饿了?

  “啪——”

  门突然被打开,冷冷的寒风在宴心脸上胡乱地拍。

  “宴心心!你终于醒了!”

  下一刻罗云溪就大叫着扑了进来,直接扑到了宴心床边。

  宴心的床榻被他这么一扑都抖了三抖。

  靖儿跟着将门关上,走上前解释道:“罗公子非要守着你醒来,下午已经跟着少爷见过老爷了,所以大少爷就给他安排了附近的客房。为了不让其他人说闲话,只能让我在一边盯着你了。”

  说了一半,靖儿叹了口气,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所以罗公子让我看着你,你一醒来要在第一时间通知他!”

  “你还真是……事多。”

  宴心想到自己昏迷之前的事情,不由有些烦他,而且直到现在脸火辣辣的。

  “我已经让人去药师谷求药了,只要你好好扛过去,疤痕绝对不是问题!”罗云溪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脸,顺便摆了摆手让靖儿把吃食端进来。

  “我这伤还没好呢,你就已经准备好去疤的药膏了。”宴心休息了一会儿有了些力气,伤口也不是那样疼痛难忍,便开口道。

  “怎么,完美无缺的女人……对你才很重要吧。”

  罗云溪见她有了精神,直言不讳:“倒也不是,我是怕某些人之后看到为夫这样的细皮嫩肉会心里不适,为了不让嫉妒蒙蔽你的双眼,我这是未雨绸缪。”

  他顿了顿,装作仔细打量起她的样子,不由分析道:“要是我真的喜欢完美无缺的女人,怎么也不应该选你吧。”

  “哈?”

  宴心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本想大声发笑却让伤口又有了痛感。

  正好靖儿端着餐盘走了进来,不由埋怨。

  “罗公子!小姐刚用了你的药,好不容易有点力气,你就别气她了。”

  宴心抓住了关键:“你的药?”

  “我家的不传秘药!”罗云溪拿过靖儿手上的那一碗药粥,挑眉自夸。

  “竟然不是合欢散之类的?”

  这是宴心的第一反应,看罗云溪这模样,就算家里有什么不传秘药,怎么说也应该是那种……咳咳的药吧。

  罗云溪被他的反应之迅速给噎住了,才尴尬的笑着回答道:“其实也不是没有。”

  她就知道!

  靖儿看着他们两个活宝,心里也清楚这位罗公子是故意要讨小姐开心,便帮着罗云溪把宴心稍微撑起来了一些,也方便罗云溪喂粥。

  三人不断尝试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比较适合宴心吃点东西不会弄到身上,而且不会扯到伤口的姿势。

  罗云溪毛遂自荐,试了试那药粥的温度后立马蹙了眉,似乎这药粥的味道并不怎么样。但他仍然是装作不错的模样,递到了宴心嘴边。

  宴心也不想吃这玩意儿,立即想到了什么,嘱咐道。

  “对了,你赶紧让叶菁藏起来,万一我父亲派人四处搜查,指不定就会找到她的所在地……到时候……”

  罗云溪在她说话的时候看准时机,一下就把勺子递到了她的嘴里。

  “我早就让人去通知了,你就别这么操心了。”

  吧咂了几下嘴,宴心发觉其实这药粥也并不难喝。

  她也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即与罗云溪分享:“你可知道,今天救我的人是谁?”

  “路芒?”他捣弄着粥,头都没抬一下就知道宴心准备说什么了。

  这回换宴心惊讶了,但为了保存体力,她只能小声反问:“你怎么知道?”

  “既然你这么问了,就肯定是个意想不到的人。”

  罗云溪对她的想法还真是尽握手中。

  “她今天冲出来救我,还特意让我别把这件事告诉哥哥,让我替她保密……”

  宴心本来想好好跟他说说今天发生的事,可罗云溪却一下用自己的唇堵住了她,不让她再开口。

  离开之后他盯着宴心懵懵的表情,弹了弹她的脑门道:“不许想这么多了,你刚刚受伤体力不支,就应该乖乖睡一觉。”

  一边的靖儿和刚刚亲吻宴心时的罗云溪距离不过分毫,还好她眼睛闭得快,要不然就被虐到了。

  宴心尴尬的举手:“我……还有一个问题。”

  罗云溪又一次猜到了她的疑问,“路芒她没事,最多几日就好了,但是你不一样,估计得要有一个月。”

  一个月!

  宴心狰狞的表情引起了他的注意。

  “你昏迷前应该听说了,刺杀你的人很可能是阿善部派来的,既然这样他们就绝不肯能搞那么轻易的拿出军机布防图。所以这件事肯定会耽搁,不如你就好好养伤。”

  “这怎么可以……”

  这次的任务是她在破军山翻身的机会,她可不能再被人当成是开后门的废物了,而且在山门中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她不止要扬眉吐气,还要让观砚因为这个交出山河卷,如果不好好表现,怎么可能有说服力呢。

  “我之前在前厅的时候也听你的父亲和兄长说过这件事,他们会上报朝廷的,等朝廷决策,看来也不需要我们帮倒忙了。”

  罗云溪放下药粥,又将宴心从新塞回了被子里,安慰道。

  宴心还没好好的感受自己被窝的温度,外头就又传来了声响。

  “什么人!”

  这又是哥哥的声音。

  罗云溪会意,立即赶了出去查看,却在出门之后见到了一个她们都无比熟悉的身影。

  “叶菁?”

  他的这一声喊出来,连榻上的宴心都差点被震起来。

  她怎么来了?难倒也是翻墙进来的?

  “罗公子认识她?”柳亦辰狐疑的盯着罗云溪的表情,似乎有了新想法。

  罗云溪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形容,只能咧嘴笑道:“咳咳……你说巧不巧呢,她也是我们破军山的。”

  “你们破军山的弟子……还真是不走寻常路呢。她从南边翻了进来,我们已经带人追了她好一会儿了。”

  柳亦辰扯动嘴角强忍不悦,这些破军弟子是怎么回事,柳家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哈……这样啊。”同样尴尬的还有罗云溪,她连忙扯过了站在墙角底下的叶菁,让她好歹解释一下。

  叶菁对柳家上下都没有什么好感,这一次来不过是为了保命,谁让柳家的巡城兵到处搜索客栈,万一被追查到她总不能说是柳家大小姐授意的吧。

  常言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谁会猜到她一个混在其中的刺客会送上门来呢?

  “在下叶菁,破军山贪狼门弟子,因为不想惹人怀疑便出此下策,多有叨扰烦请谅解。”

  她毕恭毕敬的请罪,比罗云溪当初的态度好了不少,柳亦辰才勉强没有深究。

  “你们还有什么一道来的弟子没有,尽量一回出现吧,要不然这府里的家丁恐怕都睡不着了。”

  房内的宴心恨不得自己就没有醒来过一般,这未免也太尴尬了,不是说好了让叶菁在一品斋不要轻举妄动的么!但她现在又动弹不得,只能听着外头三人的对话。

  “正好,我本来就想来看看妹妹,他醒了么?”柳亦辰这会儿才想起来要紧事。

  罗云溪赶紧让路,示意柳亦辰里边请:“刚醒,没什么大碍了,喂了口粥又躺下了。”

  “醒了就好,我就不进去了,你们……自便吧。”

  听到宴心醒来的消息,柳亦辰也放下了心,但是看着眼前两个江湖人士,反正都不是按常理出牌的人,就算他说什么对方也不一定会听,多以便果断放弃了。

10399 3617275 MjAxOS8wOC8wMy8jIyMxMDM5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8/03/10399_36172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