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7章 撒谎做孙子一条龙服务

书名:于休休的作妖日常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19-11-05 09:09:14

  从这里到公司,要穿越大半个城,于休休觉得这么远还能碰上他们,这就是缘分。因此,她有点见不得霍仲南那么的“忧郁”。

  他常沉默,像游离在世界之外。

  于休休自动脑补了许多他在公司受老板折磨的场面,然后八卦了很多盛天老板的传闻。

  自从霍仲南执掌盛天以来,从不接受任何性质的采访,也很少在公开场合露脸,是个低调神秘的大佬,不要说他的年龄和个人生活,就连他的长相都少有人知。

  “神龙见首不见尾,仙踪难觅”是外界常用来形容盛天老板的词。可是,于休休不这样想。

  “你们老板要么是坏事做多了,不敢露面,要么就是长得太丑,没脸见人。”

  钟霖:……

  这个于小姐,活着不好吗?老板的雷霆之怒,见过的人都表示生无可恋。这么说,是要倒大霉的——

  “有可能。”霍仲南脸有微哂。

  于休休看他表情不对,更加同情他。这么好看的小哥哥,怎么能混得这么惨?

  她对盛天老板的痛恨又多了几分,“他除了又丑又坏,说不定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隐疾。现代社会,会把自己藏得这么深的人,除了逃犯,不是有病是什么?”

  钟霖:“于小姐……”

  他想打岔一下,换个愉快的话题。

  没想到,霍仲南嗯了声,“他是有病。”

  “这就对了!”

  于休休得到认同,充分发挥“艺术家”的天份,把为数不多的信息综合起来,构建出一个“青面獠牙,人畜难辩”的霍仲南形象。

  “我真是太同情你了。钟南,来大禹吧!一会见到老板,我帮你说,多要点薪水。”

  ……

  于老板这会儿正焦头烂额。

  办公室的沙发上,整整齐齐坐了几个来催款的建材商家,个个颓丧着脸。

  茶水凉了,也没人碰一口。

  他们怕吃了于大壮的茶,嘴短。

  合作这么多年,于大壮是个耿直人,每笔款项都按期结账,从无拖欠。几年下来,他们没少在于大壮这里赚钱,有时候手头不方便,甚至会找于大壮借钱。

  按说这交情,不该来催。可他们听到风声,大禹得罪了“上头的唐家”,人家要整死他们,不抢在前面来结账,不就泡汤了吗?

  “老于,要不是万不得己,我们也不会找上门来。现在生意不好做,资金回不到笼,我们也难交差,厂里工人等着钱发工资呢。”

  “是啊老于,我们情况都差不多。我知道你困难,可眼看就要过年了,我们也难……”

  于大壮:“离过年还有四个月。”

  这是重点吗?

  看于大壮说话不着边,几个人耐心快用完了,“老于,你这么做就不对了,真当欠钱的是大爷,要钱的是孙子?”

  于大壮嘿嘿一乐,摆摆手:“别开玩笑,我儿刚成年,我不能有你这么大的孙子。”

  赶在对方发火之前,他提提裤腿坐下来,“你们再缓我俩月,等我把工程款收回来,肯定给你们结。”

  “那你要是收不回来呢?”

  于大壮沉默一下,“实在收不回来,我也不能欠你们。”

  顿了顿,他当着几个建材商的面打开保险箱,抱出两大摞房产证,往桌上一怼。

  “老子有这么多房,你们怕什么?”

  “……”

  路上有点堵,于休休带着人进公司,已经中午。

  食堂里,菜式多样,荤素搭配,老于为了招待几个要债的“老朋友”,还特地让厨房多炒了几个菜,摆了满满一桌。

  这压根儿不是“一根火腿肠扳两半,吃三顿”的周扒皮风格,谎言一戳就破。

  于休休进门就一副吃惊的样子,“老板,今天是有什么喜事吗?公司怎么吃得这么好?”

  正在吃饭的员工,抬起头来看大小姐,一头雾水。

  公司不是总吃这么好的吗?

  老于从不亏待员工,吃不饱饭就干不了活,是他的名言。不仅正餐丰盛,加班还发牛奶,鸡蛋,补充营养。

  还有,叫爸爸做老板是什么意思?

  得!大小姐又作妖了!

  于休休拼命眨眼睛,于大壮用三秒消化了女儿的暗示,看看霍仲南和钟霖,恍然大悟般笑眯了眼。

  “大喜事,今天有大喜事。大家都好久没吃肉了,顺便加个餐。”

  于休休看着在座的几位客人,不认识,但感觉不太好。

  “什么喜事啊?”

  于大壮瞥了那几个人一眼,只是笑。

  “这不,几个大爷来要钱,我拿不出,正给他们装孙子呢。你看,我降了辈份,返老还童,是不是大喜事?”

  “……”

  他满不在乎。

  几个催款的人有点尴尬了。

  他们本就不想吃这顿饭,怕和于大壮彻底撕破脸拿不到钱,这才硬着头皮坐了下来的。可是,并不代表他们愿意受到讽刺和奚落。

  “老于,欠款还账,天经地义,你这话什么意思?合着我们不该要债呗?”

  于大壮憨憨地笑,“没没没,开个玩笑。你们放心吃,钱我指定还,下午就让中介去看房子。”

  几个人愠怒未消,于大壮却不再和他们纠缠,叫了谢晋原过去作陪,自己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笑眯眯地走到于休休面前,看了看霍仲南和钟南,大声笑道。

  “走走走,带你们去吃好的。老子又不是吃不起山珍海味了,吃什么食堂啊?”

  催款人:“……???”

  所以呢?他们只配吃食堂?

  ……

  于大壮请客的地方就在隔街的一个中餐厅,拱门、窗雕,包厢临水,环境古朴幽静,很有居家感。

  进去的时候,苗芮和于家洲已经坐那儿了。

  于休休吓了一跳。

  为免穿帮,她抢先一步招呼,“老板娘,小少爷,你们怎么也来了?”

  苗芮和于家洲愣了愣,没多意外。

  刚才电话里,于大壮已经说了,闺女可能看上了盛天那个小伙子,为免人家知道她就是那个即将破产负债累累的于家女儿,要配合她伪装助理。

  于家洲看着色迷心窍的渣姐,眼一斜:“别问我,我只是于家捡来的儿子,我什么也不知道。”

  苗芮拍他脑门:“你爹都要卖房子了,老娘不能来啊?”

  于家洲哀嚎:“又不是我问的,为什么要打我?”

  于大壮嘿嘿笑,招呼客人坐下,一脸灿烂:“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了。本来说单独请你们,可是媳妇和儿子要来……那个,你们不会不方便吧?”

  这家人的相处方式奇葩又有趣,尤其他们自以为别人不知情的样子十分好玩,钟霖根本不想拆穿。

  “没什么不方便的。于老板这么看重家庭,很让人敬佩。能吃到你们的家庭餐,我很荣幸。”

  霍仲南沉默入座。

  于大壮能感觉到他在盛天的地位比钟霖高,气势凌厉,行为有度,怕不是普通人。但猜不出来头,不好乱说。

  “是了是了,钟经理这话说得不错。人这一辈子,什么最重要?不是房子,存款,而是家,家里的妻儿老小。我没得父母,媳妇儿和娃,就是我的全部财产。”

  说到这里,他笑呵呵地看了霍仲南一眼,“要是做暴发户不开心,我宁肯穷点,只要身体好,不愁养不了家。一家人在一起努力,总有饭吃的。”

  钟霖听出他话里有话。

  看看老板,他没敢出这个头。

  霍仲南沉默几秒,“办公楼还是不卖吗?”

  于大壮大笑:“年轻人,谈了这么久,我知道你们也不容易。但是,楼我不能卖。这么说吧,办公楼就是大禹的家,楼在,大禹就还在,楼没了,大禹就没了。我几十年的心血,不就喂狗去了?”

  苗芮瞪他一眼。

  “吃饭吃饭,家庭餐,就不要谈工作了。钟经理,老于说话没正形,你们别跟他一般见识。”

  “老板娘说的都对!”

  于休休拍完老妈的彩虹屁,看向霍仲南,压着嗓子就卖爹:“我们老板好像更年期来了,早上说要卖楼,现在又不想卖了。不过,他都听老板娘的,老板娘喜欢人家说她年轻貌美……。”

  霍仲南没出声。

  气氛凝滞片刻。

  他突然一笑,眉都不皱地说:“我们老板好像更年期也来了,早上他说如果大禹愿意,他可以拿人民路的通江大厦交换。于老板,盛天可以给大禹找一个新家。”

  叮!

  于大壮筷子落地。

  通江大厦?

  这盛天是疯了吗?

10488 3617276 MjAxOS8xMC8xOS8jIyMxMDQ4OA== http://m.clewx.com/book/201910/19/10488_36172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