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24 你是特别的,可以对我放肆些

书名: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1-05 10:21:00

  书房内半壁书架,半壁画稿,工作台整齐摆放着掐丝点翠需要用的打孔钳、手工钻、刻刀等工具,台面上还有个点翠镶宝牡丹的半成品。

  唐菀正在泡茶,沸水冲入,整个书房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红茶味。

  她正准备将茶端给江锦上,却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绕到了自己身后。

  猝不及防的靠近,让她端着杯子的手一抖,茶水差点洒了,不过……

  下一秒,他已经伸手过来,就着她的手,稳住了杯子。

  “怕我?”

  杯子太小,唐菀双手捧着,此时被他双手包裹着,他指尖温热,体温偏高,好似有火星撩着她的手背……

  有点烫。

  “没有。”唐菀表面从容,试图将手指抽出,可被禁锢着,半点法子没有,“五爷?”

  “我们现在也算熟悉些了,现在我还暂住在你的院子里,抬头不见低头见。”

  “你一直喊我爷,总让我觉得,我们好像差了几个辈分,其实我们年纪只差了三岁。”

  “今早唐爷爷说的话其实挺对的……”

  他语气从容温缓,垂着眉眼看他,眼神没有半点欲念,就好像在谈论天气那么随意。

  唐菀猜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只是当他真的开了口,简单一句:

  “我们之间要不要换个称呼?”

  他声音极暖,压着最后一个字音,将整句话滑到一个低沉暧昧处。

  唐菀心脏“嘭、嘭——”狂跳,挤压着胸腔。

  将她耳朵俏生生染了层红。

  “换称呼?”

  “嗯。”

  这种事唐老开口,是半开玩笑的,打趣一下就过去了,可江锦上开口,味道就完全变了,而且他说话的语气,温和谦逊,让人无法拒绝。

  其实称呼不过几个字,却在时刻提醒唐菀,面前这位是四九城的爷,要端着,敬着,这种界限一旦被打破……

  后面被打破的东西只会更多。

  本就不是一路人,就算心动,唐菀也不太想和他纠葛太深。

  四九城和平江不同,而江家的水只会更深。

  ……

  此时的江家几人,正蹲在院子里摆弄花草。

  他们这群人大部分都是练家子出生,平时拿的都是枪械棍棒一类,现在几个大男人,拿着粉色的小喷壶,正给花草洒水,那画面着实怪异。

  “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搞坏浴霸,被黑锅,现在特么还要给花浇水?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有本事你去问五爷啊。”

  “五爷这绝壁是对人家小姑娘上心了,还特么睁眼说瞎话,说昨天把人花盆撞倒了,弄脏了人家的院子,结果呢……”

  “赔了一院子的花!”

  “说好来退婚的,他怎么开始泡妞了,这种事要不要和夫人说一声?”

  “说个屁啊,除非他身体不好,别的事你要是敢多说半句,你现在还能种种花,明天就得到沙漠去种树。”

  “……”

  他们跟了江锦上许久,之前也觉得自家五爷对唐菀有些特别,只是不太敢往那方面想,经过昨晚和今早的事,傻子都看出异样了。

  几人给花浇了水,蹲在墙角晒太阳,转念想想,这样的小日子也不错。

  **

  而这边,唐菀强忍着心颤,将手指从他手心缓缓撤出来,稍微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五爷,我觉得不用换称呼,您确实是四九城的爷,喊你一声五爷不过分,就好像你之前说的……”

  “说话做事,总要配得上自己身份。”

  这是江锦上之前敲打唐茉的话,

  他端着茶杯,水很烫,他放在唇边吹了吹冒出的热气,看着唐菀,眉眼温润,“可在我心里……”

  “你们是不一样的。”

  唐菀觉着自己快死了,这个男人长得本就太好看,他说话永远都是自留几分,她与唐茉的确不同,可这话听来……

  却偏又多出了几分别样暧昧。

  足以让人心动。

  “有些事她不能做,不过你对我可以放肆些。”江锦上声音清徐,却像是一根细箭,“biu——”

  正中红心。

  他这话是变相的偏心纵容。

  唐菀也不是冷血的人,一个好看的男人告诉你,你是特别的,说不心动,那都是假的。

  “我在家里和朋友中排行最小,他们都喊我小五,你可以喊我名字,或者……”

  “叫声五哥也行。”

  唐菀紧抿着唇,喊名字?锦上?她怎么喊得出口?

  可五哥就更暧昧了。

  他就站在她面前,温吞喝着水,耐心等她,可唐菀却如坐针毡,换个称呼不是大事,可现在她是怎么都叫不出口的。

  ……

  就在气氛焦灼时,有人手机震动起来,唐菀如蒙大赦,立刻摸出手机,却不是自己的。

  “五爷,您的电话。”

  “嗯。”江锦上手机放在之前坐得椅子上,搭在毛毯上,正嗡嗡震动着。

  他拿起手机,眯眼看着来电显示,略微蹙眉,有些不耐烦,直接挂断。

  “不接电话?”唐菀松了口气,算是躲过一劫,心底感谢这种电话。

  “陌生号码,骚扰电话。”

  “嗯。”唐菀没多想。

  而江锦上手机又震动起来,他随手按断,将号码拖进了黑名单。

  唐菀长舒口气,喝了口茶,手心紧张出了一层汗。

  这江五爷,真是妖孽,还不是小妖,是修行千年的大妖!

  后来她才知道,这大妖——

  能吃人!

  *

  而此时的京城,对面的人蹙眉,打了两次电话,都没法接通:“怎么回事?信号不好?”

  可当他再拨过去的时候,提示音显示:

  【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难不成是因为唐家老宅在郊区,所以信号不好?郊区又不是乡下,怎么连手机信号都这么差?”他小声嘀咕着。

  后来几天,电话都打不通,他才发现,自己当时的想法是多么的天真,因为此时他才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他可能被江锦上拉黑了!

  卧槽,我特么就是关心你的身体,怕你在唐家人生地不熟,被人虐待,遗弃荒野,你特么居然把我拉黑了?

  枉我对你一腔热忱的兄弟情,真特么喂了狗了!

  ------题外话------

  早上好呀~

  五爷是大妖,擅长伪装,能吃人!

  五爷:今天太阳很不错,适合给花浇浇水,松松土。

  唐菀:……

10498 3617289 MjAxOS8xMC8yNS8jIyMxMDQ5OA== http://m.clewx.com/book/201910/25/10498_3617289.html